醉翁亭記

歐陽修

題解

  本文作者歐陽修(10071072),字永叔,號醉翁,又號六一居士,吉州永豐(現在屬江西省)人,北宋文學家、史學家。四歲喪父,家境貧寒,母以荻稈畫地教讀。24歲考取進士,先後在地方和朝廷任職,做到樞密副使、參知政事(副宰相)。本文是慶曆六年(1046)作者因支援范仲淹的政治改革被貶爲滁州太守時寫的。文章極其生動的描寫了醉翁亭的秀麗環境和變化多姿的自然風光,並勾勒出一幅太守與民同樂的圖畫,抒發了作者的政治理想和娛情山水以排遣抑鬱的複雜感情。全篇將寫景、敍事、抒情熔於一爐。前人說它句句是記山水,卻句句是記亭,句句是記太守,這是很中肯的。

 

  環滁皆山也。其西南諸峰,林壑尤美,望之蔚然而深秀者,琅琊也。山行六七里,漸聞水聲潺潺而瀉出於兩峰之間者,釀泉也。峰回路轉,有亭翼然臨於泉上者,醉翁亭也。作亭者誰?山之僧智仙也。名之者誰?太守自謂也。太守與客來飲於此,飲少醉,而年又最高,故自號曰醉翁也。醉翁之不在酒,在乎山水之間也。山水之樂,得之心而寓之酒也

  若夫日出而林霏開雲歸而巖穴暝晦明變化者,山間之朝暮也。野芳發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陰風霜高潔,水落而石出者,山間之四時也。朝而往,暮而歸,四時之景不同,而樂亦無窮也。

  至於負者歌于途,行者休於樹,前者呼,後者應,傴僂提攜,往來而不絕者,滁人遊也。臨溪而漁,溪深而魚肥;釀泉爲酒,泉香而酒冽,山肴野蔌,雜然而前陳者,太守宴也。宴酣之樂,非絲非竹射者中者勝,觥籌交,起坐而喧嘩者,衆賓歡也。蒼顔白髮,頹然乎其中者,太守醉也。

  已而夕陽在山,人影散亂,太守歸而賓客從也。樹林陰翳鳴聲上下,遊人去而禽鳥樂也。然而禽鳥知山林之樂,而不知人之樂;人知從太守遊而樂,而不知太守之樂其樂也。醉能同其樂,醒能述以文者,太守也。太守謂誰?歐陽修也。

 


 

《醉翁亭記》〕選自《歐陽文忠公集》。

環滁(chú)〕環繞著滁州城。滁州,現在安徽省滁縣。

蔚然而深秀者,琅琊(lángyá)也〕樹木茂盛,又幽深又秀麗的,是琅琊山(在滁縣西南十里)。蔚然,茂盛的樣子。

峰回路轉〕山勢回環,路也跟著拐彎。

翼然臨於泉上〕四角翹起,像鳥張開翅膀一樣,高踞在泉水上邊。臨,靠近。

太守自謂〕太守用自己的別號(醉翁)來命名。

zhé)〕就。

情趣。

山水之樂,得之心而寓之酒也〕欣賞山水的樂趣,領會在心堙A寄託在喝酒上。

若夫文言堜荓竣W文而引出另一層意思時常用,近乎要說那……”“像那……”的意思。

林霏fēi)開〕樹林堛疑氣散了。

雲歸而巖穴暝(míng)〕煙雲聚攏來,山谷就昏暗了。

晦明變化〕朝則自暗而明,暮則自明而暗,或暗或明,變化不一。

野芳發而幽香〕野花開了,有一股清幽的香味。芳,香花。

佳木秀而繁陰〕好的樹木枝葉繁茂,形成一片濃郁的綠陰。秀,發榮滋長的意思。

風霜高潔〕就是風高霜潔。天氣高爽,霜色潔白。

負者背著東西的人。

休於樹在樹下休息。

傴僂yǔlǚ)提攜〕老年人彎著腰走,小孩子由大人攙著走。這堳老老小小的行人。傴僂,駝背。

山肴yáo)野蔌()〕野味野菜。山肴,拿山野堨捶茠熙壅~做的菜,俗稱野味。蔌,菜蔬。

宴酣之樂,非絲非竹〕宴會喝酒的樂趣,不在於音樂。酣,盡興的喝酒。絲,絃樂器。竹,管樂器。

射者中(zhòng)〕射的人射中了目標。這是指宴飲時的一種遊戲,射中的照規定的杯數喝酒。

下棋。

gōng)籌交錯〕酒杯和酒籌交互錯雜。觥,酒杯。籌,酒籌,宴會上行令或遊戲時飲酒計數用的籤子。

蒼顔臉色蒼老。

tuí)然乎其間〕醉醺醺的坐在衆人中間。頹然,原意是精神不振的樣子。乎,這堿蛪磼

陰翳)〕形容枝葉茂密成陰。翳,遮蓋。

鳴聲上下〕意思是鳥到處鳴叫。上下,樹的上部和下部。

樂其樂樂他所樂的事情。意思是自有他的樂趣。

醉能同其樂,醒能述以文者〕醉了能夠同大家一起歡樂,醒來能夠用文章記述這樂事的人。

爲,是。

廬陵廬陵郡,就是吉州。現在江西省吉安市。